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玄幻武侠  »  第43章 极品人妻伴我眠(上)_穿越倚天建后宫

第43章 极品人妻伴我眠(上)_穿越倚天建后宫

发布时间:2021-05-02 09:54 : 作者:

第43章 极品人妻伴我眠(上) 俞莲舟望了她一眼,目光中流露出极痛恨的神色,但这目光一闪即隐,脸上随即回复平和,说道:“我原知五弟决不会胡乱杀人。为了这事,少林派曾三次遣人上武当山来理论,但五弟突然失踪,武林中尽皆知闻,这回事就此没了对证。我们说少林派害了三哥,少林派说五弟杀了他们数十条人命。好在少林寺掌门住持空闻大师老成持重,尊敬恩师,竭力约束门下弟子,不许擅自生事,十年来才没酿成大祸。”殷素素道:“都怪我年轻时作事不知轻重好歹,现下我也好生后悔。但人也杀了,咱们给他来个死赖到底,决不认帐便了。”俞莲舟脸露诧异之色,向张翠山瞧了一眼,心想这样的女子你怎能娶她为妻。殷素素见他一直对自己冷冷的,口中也只称“殷姑娘”不称“弟媳”,心下早已有气,说道:“一人作事一身当。这件事我决不连累你武当派,让少林派来找我天鹰教便了。”俞莲舟朗声道:“江湖之上,事事抬不过一个‘理’字,别说少林派是当世武林中第一大派,便是无拳无勇的孤儿寡妇,咱们也当凭理处事,不能仗势欺人。” 若在十年之前,俞莲舟这番义正辞严的教训,早使殷素素老羞成怒,拔剑相向,这时她只听得张翠山恭恭敬敬的道:“二哥教训得是。”暗想:“我才不听你这一套仁义道德呢。 但若我冲撞于你,倒是令张郎难于做人,我且让你一步便了。”便携了无忌的手,和周星星殷离一同走出船舱。 周星星说:“素素姐,武当那帮家伙就是老古板,我们不用跟他们做什么解释,反正你和张五侠已经是夫妇了,无忌都这样大了,还怕什么?” 殷素素愁容不展,“小星,我倒是不担心愈二侠的话,我却担心倒了武当山上,张三丰也这样看我,五哥向来对他师父极为尊重,若是要他在我和师父之间做个选择的决策,他会毫不犹豫抛弃我们母子的。” 周星星心道:“张翠山是个便倔强人,这倒完全有可能。” “素素姐,你和五哥情深意重,他不会抛弃你们的。”周星星口上虽然这样说,心中却暗中泛上鬼点子来,“哼哼,何不利用 张翠山对武当的感情,来挑拨一下他和殷素素的关系,我也试一试这对夫妻的感情究竟有多深厚。” 张翠山见殷素素妻子走出船舱,说道:“二哥,这十多年之中,我……”俞莲舟左手一摆,说道:“五弟,你我肝胆相照,情逾骨肉,便有天大的祸事,二哥也跟你生死与共。你夫妻之事,暂且不必跟我说,回到山上,专候师父示下便了。师父若是责怪,咱们七兄弟一齐跪地苦求,你孩子都这般大了,难道师父还会硬要你夫妻父子生生分离?”张翠山大喜,说道:“多谢二哥。”俞莲舟外刚内热,在武当七侠之中最是不苟言笑,几个小师弟对他甚是敬畏,比怕大师兄宋远桥还厉害得多。其实他于师兄弟上情谊极重,张翠山忽然失踪,他暗中伤心欲狂,面子上却是忽忽行若无事,今日师兄弟重逢,实是他生平第一件喜事,但还是疾言厉色,将殷素素教训了一顿,直到此刻师兄弟单独相对,方始稍露真情。他最放心不下的,是殷素素杀伤了这许多少林弟子,此事决难善罢,他心中早已打定主意,宁可自己性命不在,也要保护师弟一家平安周全。张翠山又问:“二哥,咱们跟天鹰教大起争端,可也是为了小弟夫妇么?此事小弟实在太过不安。”俞莲舟不答,却问:“王盘山之会,到底如何?” 张翠山于是述说如何夜闯龙门镖局、如何识得殷素素、如何偕赴王盘山参与天鹰教扬刀立威,直说至金毛狮王谢逊如何大施屠戮、夺得屠龙宝刀、逼迫二人同舟出海。俞莲舟听完这番话后,又询明昆仑派高则成和蒋涛二人之事,沉吟半晌,才道:“原来如此。倘若你终于不归,不知这中间的隐秘到何日方能解开。”张翠山道:“是啊,我义兄……嗯,二哥,那谢逊其实并非怙恶不悛之辈,他所以如此,实是生平一件大惨事逼成,此刻我已和他义结金兰。”俞莲舟点了点头,心想:“这又是一件棘手之极的事。”张翠山续道:“我义兄一吼之威,将王盘山上众人尽数震得神智失常,他说这等人即使不死,也都成了白痴,那么他得到屠龙刀的秘密,再也不会泄漏出去了。” 俞莲舟道:“这谢逊行事狠毒,但确也是个奇男子,不过他百密一疏,终于忘了一个人。”张翠山道:“谁啊?”俞莲舟道:“白龟寿。”张翠山道:“天鹰教的玄武坛坛主?” 俞莲舟道:“正是。依你所说,当日王盘山岛上群豪之中,以白龟寿的内功最为深厚。他被谢逊的酒箭一冲,晕死了过去,后来谢逊作了狮子吼,白龟寿倘若好端端地,只怕也抵不住他的一吼……”张翠山一拍,道:“是了,其时白龟寿晕在地下未醒,听不到吼声,反而保得神智清醒,我义兄虽然心思细密,却也没想到此节。”俞莲舟叹了口气,道:“从王盘山上生还而神智不失的,只白龟寿一人。昆仑派的内功有独到之处,但高蒋二人功力尚浅,自此痴痴呆呆,成了废人。旁人问他二人,到底是谁害得他们这个样子,蒋涛只是摇头不答,高则成却自始至终说着一个人的名字:殷素素。”他顿了一顿,又道:“这时我方明白,原来他是心中念念不忘弟妹。哼,下次西华子再出言不逊,瞧我怎生对付他。他昆仑弟子行止不谨,还来怪责人家。”张翠山道:“白龟寿既然神智不失,他该明白一切原委啊。” 俞莲舟道:“可他就偏不肯说。你道为甚么?”张翠山略加寻思,已然明白,说道:“是了,天鹰教想去抢夺屠龙宝刀,不肯吐露这独有的讯息,因此始终推说不知。”俞莲舟道:“今日武林中的大纷争便是为此而起。昆仑派说殷素素害了高蒋二人,我师兄弟也都道你已遭了天鹰教的毒手。”张翠山道:“小弟前赴王盘山之事,是白龟寿说的么?”俞莲舟道:“不,他甚么也不肯说。我和四弟、六弟同到王盘山踏勘,见到你铁笔写在山壁上的那二十四个大字,才知你也参与了天鹰教的‘扬刀立威之会’。我们三人在岛上找不到你的下落,自是去找白龟寿询问。他言语不逊,动起手来,被我打了一掌。不久昆仑派也有人找上门去,却吃了一个大亏,被天鹰教杀了两人。十多年来双方的仇怨竟然愈结愈深。” 张翠山甚是歉仄,说道:“为了小弟夫妇,因而各门派弟子无辜遭难,我心中如何能安?小弟禀明师尊之后,当分赴各门派解释误会,领受罪责。” 俞莲舟叹了口气道:“这是阴错阳差,原也怪不得你。那日师父派我和七弟赶赴临安,保护龙门镖局,但行至江西上饶,遇上了一件大不平事,我两无法不出手。终于耽搁了几日,救了十余个无辜之人的性命,待得赶到临安,龙门镖局的案子已然发了。本来嘛,倘若单是为了你们夫妇二人,也只昆仑、武当两派和天鹰教之间的纠葛,但天鹰教为了要抢夺那屠龙刀,始终不提谢逊的名字,于是巨鲸帮、海沙派、神拳门这些帮会门派,都把帮主和掌门人的血海深仇一齐算在天鹰教的头上。天鹰一教,成为江湖上众矢之的。”张翠山叹道:“其实那屠龙刀有甚么了不起,我岳父何苦代人受过?”俞莲舟道:“我从未和令岳会过面,但他统领天鹰教独抗群雄,这份魄力气概,所有与他为敌之人,也都不禁钦服。”张翠山道:“少林、峨嵋、崆峒等门派,并未参与王盘山之会啊,怎地也跟天鹰教结了怨仇?”俞莲舟道:“此事却是因你义兄谢逊而起了。天鹰教为了想得那屠龙宝刀,接二连三的派遣海船,遍访各处海岛,找寻谢逊的下落。须知纸包不住火,白龟寿的口再密,这消息还是泄漏了出来。你这义兄曾冒了‘混元霖雳手成昆’之名,在大江南北做过三十几件大案,各门各派成名人物死在他手下的不计其数,此事你可知道么?”张翠山黯然点头,低声道:“人家终于知道是他干的了。”俞莲舟道:“他每做一件案子,便在墙上大书‘杀人者混元霹雳手成昆也’,其时我们奉了师命,曾一同下山查访,当时谁也不知道真凶是谁,那成昆也始终不曾露面。但当天鹰教得知谢逊下落的消息一经泄露,各门各派中深于智谋之人便连带想起,那谢逊本是成昆的唯一传人,又知他师徒不知何故失和,翻脸成仇,然则冒名成昆之名杀人的,多半便是谢逊了。你想谢逊害过多少人,牵连何等广大?单是少林派中的空见大师也死在他的拳下,你想想有多少人欲得他而甘心?”张翠山神色惨然,说道:“我义兄虽已改过迁善,但双手染满了这许多鲜血……唉,二哥,我心乱如麻,不知如何是好。”俞莲舟道:“咱们师兄弟为了你而找天鹰教,昆仑派为了高蒋二人而找天鹰教,巨鲸帮他们为了帮主惨死而找天鹰教,更有以少林派为首许多白道黑道人物,为了逼问谢逊的踪迹而找天鹰教。这些年来,双方大战过五场,小战不计其数。虽然天鹰教每一次大战均落下风,但你岳父居然在群雄围攻之下苦撑不倒,实在算得是个人杰。当然,少林、武当、峨嵋等名门正派,以事情真相未曾明白,中间隐晦难解之处甚多,看来天鹰教并非真正的罪魁祸首,是以处处为对方留下余地,但一般江湖中人却是出手决不客气的。这一次我们得到讯息,天鹰教天市堂李堂主乘船出海找寻谢逊,我们便暗中跟了下来,只盼能查到一些蛛丝马迹。哪知李堂主瞧出情形不对,硬不许我们跟随,昆仑派便跟他们动起手来。倘若你们夫妇的木筏不在此时出现,双方又得损折不少好手了。”张翠山默然,细细打量师哥,见他两鬓斑白,额头亦添了不少皱纹,说道:“二哥,这十年之中,你可辛苦啦。我百死余生,终于能见你一面,我…… 李天垣见到殷素素要陪张翠山先去武当,心中虽然不乐意,却也不好阻拦,只好就此分手,他返回洞庭湖去向白眉鹰王报喜。 此时天色已晚,周星星钻入船舱,看到俞莲舟和张翠山还在私聊,上前道:“愈二侠,张五侠,你们还在商量事情吗?” 因为周星星在静海港一战闻名,大破鞑子水师,两个人受张三丰熏陶,对鞑子痛恨不已,所以也就对周星星十分敬佩,连忙站起来迎接周星星,周星星毕恭毕敬地说:“两位大侠不必客套,在江湖中你们都是我的前辈,都是成名已久的大侠。” 俞莲舟叹道:“惭愧!何谓大侠?我们武当七侠虽然个个身怀绝世武功,却只能隐居武当山中,苟且人世,那里比得上周少侠意气风发,静海港一战,打出了我们汉人的骨气,你才是值得大家尊重的大侠啊。” 张翠山说:“是啊,武功高就不一定能尊称大侠,想当年东邪西毒南帝北丐,何等武功?可是说起大侠两个字,他们都自觉惭愧啊,唯有大侠郭靖和神雕大侠杨过配得上侠字,可惜两位大侠都未能驱逐胡虏,郭大侠更是饮恨长眠襄阳城,杨大侠一个人身单势孤,只能浪迹天涯,哎!但愿周少侠能够带领汉人打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。” 周星星说:“周某一定尽力而为,不过这次前往武当,我还想请张真人帮我扬名立威,只凭一个人的能力是远远不够的,我们大家需要团结起来,才能驱逐胡虏,振兴中华。” 俞莲舟赞同道:“说得好,恩师一定会鼎力支持周少侠的。只是……” 张翠山问:“二哥,还有什么疑问?” 俞莲舟说:“五弟,我就是怕师父他老人家容不下殷姑娘啊。” 张翠山眉头一皱,“这件事,我早有心理准备,我会跪下恳求师父……” 俞莲舟道:“我也会帮你一块恳求,可是其他几位兄弟未必有我这般决心,五弟你还是做好思想准备为好。” 张翠山点头。“本来我也想过,如果先让素素和无忌在其他地方住一段时间,我自己先去和师父请罪,等他开心的时候,再提起此事,将会好得多。现在我不但带着素素,还有无忌一块回去,这不是先斩后奏吗?我也担心师父为此不悦,他都一百多岁高龄了,若是因为我这点事气坏了身子……我可真是有罪啊。” 正说着,殷素素领着张无忌和殷离进来,听见张翠山这么说,满心的不悦,周星星道:“张五侠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殷姐姐已经跟你做了十多年的夫妻,有道是百年修得同船度,千年修得共枕眠,殷姐姐对你情深意重,你怎么能够心中只有师父?丝毫没有考虑殷姐姐的感受?她能放弃先回洞庭湖看望生父,跟你回武当先拜见张真人已经是表现的尽仁尽义了,这种温柔贤惠,通情达理的妻子,张真人有什么理由不同意?” 殷素素一听周星星的话,禁不住泪水打湿了眼眶,悄悄背过身子擦眼泪,为了张郎,自己深受再多的委屈也是值得的,可是自己受这些个委屈,需要张郎的理解和宽慰啊,他却心中只想着师父,完全不顾及自己的感受,早知道如此,还不如这一辈子终老在冰火岛上。 张翠山轻叹一声,低头不语,先前他还满怀喜悦,满以为师父一定会容纳殷素素,可是刚才因为听殷素素说杀了龙门镖局那么多人,还有几位少林高僧,这件事情……将导致殷素素的前景恶化。 见到张翠山不吭声,殷素素抬起泪眼,说:“五哥,我不想你为难,龙门镖局的那些人确实都是我杀的,我知道武林各派不会放过我,这次跟你回武当山,殊不知到是福是祸,不如你暂且和余二哥自己回武当吧。” 张翠山诧异地道:“素素,那你呢?” 殷素素幽幽地说道:“我和无忌回天鹰教,等你消息吧。” 张翠山心中一喜,“素素,这样最好不过了,等我这边一有消息,立即去迎接你们母子。” 殷素素心中一阵难过,他多么希望张翠山能够为了他们母子,和张真人据理力争,和天下仇家势同水火,大丈夫就应该是女人心目中的英雄,五哥样样都好,唯独对他的师父过于敬重了……“就这样吧,无忌,阿离我们走。” 周星星也跟上来,说:“殷姐姐,你真的要走?” 殷素素勉强一笑,说:“我们娘俩去武当,只能为五哥添加负累。” 俞莲舟站起来说:“弟妹,希望你能理解五弟的苦衷,其实你和无忌躲一阵也好,等师父那一天高兴了,我俞莲舟就是豁出性命,也要力保你和五弟团聚,可现在……师父一位前些日子有人屡次三番来武当捣乱,无辜杀害了我们武当好几名弟子,师父大动肝火……” 周星星问道:“何人如此大胆?竟敢去武当捣乱?” 俞莲舟摇头说:“他们神龙见首不见尾,武功都十分了得,死于他们掌下的武当弟子胸前都有一个乌黑发紫的手掌印,据师父猜测,很有可能是玄冥二老所为。” 周星星暗暗点头道:“原来是这俩家伙。” 殷素素说:“既然如此,前面大船靠岸,我和无忌就先回天鹰教去了。” 大船前面靠岸,殷素素领着张无忌和殷离登岸,周星星也跟上来,俞莲舟问道:“周少侠,你不和我们上武当了吗?” 周星星道:“因为我和殷离姑娘还有要事要办,晚几日再去武当拜望张真人。”心中暗道:“殷素素和殷离不去武当山了了,我跟着你俩老爷们折腾啥劲?嘿嘿,这一回张翠山不在殷素素身边了,我岂不是有机会了?” 周星星看了殷素素一眼,但见她神情黯然,显然是因为张翠山的优柔寡断黯然伤心,不过她口中却依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冲张翠山挥手,“五哥,我等你的好消息。” 张翠山喊道:“素素,你放心,我一定会说服师父,早晚都会接你和无忌上武当山。无忌,你要听的话。” 张无忌是个懂事的好孩子,知道爹娘分手是万不得已,口上虽然不说难受,暗中却偷偷掉了眼泪下来,对着张翠山挥手之别—— 上岸之后,天色已经很晚,周星星说:“殷姐姐,天都这样完了,渡船也不多了,何况我们大家都还饿着肚子,不如找个地方住下来,先吃点东西,明天一大早再找船只赶往洞庭湖。” 殷素素说:“好吧,就依星弟。” 四个人到前面小镇找了一家小客栈,要了三个房间,殷素素和张无忌一间,殷离和周星星各一间。 吃了晚饭之后,都纷纷进房间洗涑睡觉。 殷离今日奔跑了一天,舒舒服服泡了一个澡,刚刚穿好衣服,就听有人敲自己的房门。 “谁啊?” “是我。”声音很轻,但是,殷离听得出是周星星,这么晚了星哥还来找自己,能有什么事?殷离心中一动,不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风流快活,不禁面红耳赤,心中砰砰直跳,下床给周星星开门,周星星钻进来,面露微笑:“阿离,你还没睡?” 殷离悄声说:“这不正要睡,你来了吗。” 周星星拉着殷离的小手坐到床边,“阿离,我们说会话吧。” 殷离点点头,等着周星星开话头。 周星星说:“阿离,我们不去武当了,还是先去天鹰教,我想这次见到鹰王,就让他老人家把我俩的婚事办了。我们俩有了秦晋之好,大周和天鹰教就是一家人啦。我们团结起来共抗大元才会更具力量。” 殷离脸一红,“到时候,全凭爷爷做主。” 周星星大手一伸,楼主了殷离的纤腰,灯光之下,刚刚出浴的殷离带给人的是一种令人震撼的纯洁,轻纱罗衣下那白净的,像晶莹洁白的羊脂白玉凝集而成。杨柳枝条一样柔软的胳膊,纤细如绢束一样的柳腰,修长匀称的,无一不给人一种冰清玉洁的爽心悦目。如果一定要在天底下找出一件事务与之作比较,也唯有天山之颠的雪莲方能与之匹配。 此刻她最动人的不是她那近乎完美的身姿,而是绝美瓜子脸上那双水汪汪的眼睛,是那错愕中带着惊喜的神情,是那欲语还羞的娇人眼神。 周星星心中无限甘甜。将自己的小手捉在手中。殷离芳心不由猛地一跳,螓首轻轻的垂了下去,好不容易才让那颗激荡的心恢复平静,再一看她满脸娇羞的低着头。看着殷离害羞的神情,周星星握着她的手轻轻的动了两下,轻轻的抚弄着她那似暖玉般的小手。经一,殷离更是不堪,粉红的俏脸似要滴出水来,身子也隐隐有些微微的颤抖。 见到她如此可爱的模样,周星星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冲动,一把将她搂在怀中,大手在她全身上下四处摸索起来。 殷离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,微微的扭动着娇躯,小手也按在周星星胸前,惊惶失措的抬起头,小脸上尽是不安。 没料到周星星趁她抬头的瞬间,重重的吻上了她的嘴唇。 周星星突然的偷袭让殷离既惊又羞,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,“星哥,姑姑在隔壁,不行啊。” 周星星只觉得怀中的佳人,全身柔若无骨,虽然隔着衣裳仍然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的柔嫩与热度,尤其是紧顶着自己胸膛的那两团丰肉,仿佛具有无限的弹力,周星星贪婪的着她的嘴唇,舌头也跟着深入唇内,扫顶着她的光洁的牙齿,最后撬开牙门,把舌头伸到她的嘴里,仔细的品尝着这朵天山雪莲。 周星星突然的轻薄,让殷离变得完全不知所措,就那样呆呆的躺在我怀中,任由摆布。 那热情的拥吻,让她逐渐有些意乱情迷,那在她全身上下摸索的大手,所经之处都带起一股滚烫的灼热。 朦胧中她只觉自己的身体在软化,在膨胀,好像整个灵魂都脱离了身体,在空中飘荡。忽然似乎有一个硬物顶在她的腿间,不时的轻轻磨蹭。殷离自然明白那是何物,心中不由又羞又急,但身体却不听她使唤的产生一股热潮。 她的味道很香、很甜,光滑无瑕,让周星星爱不释手。从粉背、纤腰到隆臀,抚摸了一遍又一遍,兴趣却丝毫未减。 离开她的樱唇,移向她的脸颊、耳根、粉颈。而她也由最初的不知所措变得沉醉期间,虽然不曾采取主动,但对周星星的轻薄却是不再抗拒。 周星星一手揉捏着她浑圆的香臀,另一手却轻轻的拉开她腰带上的活结,将她的衣襟向两侧分开,露出粉白的抹胸。一双插翅高耸,似要弹出那胸围的束缚,顶上那粉红色的两粒凸起的痕迹分外明显。 周星星大手在她的的根部轻柔的划着,转着慢慢登上峰顶,紧紧握住那一手都握不下的用力揉弄。 周星星解衣的动作,轻柔得让沉醉在亲吻和抚摸中的殷离毫无所觉,直到感到胸前有手指划动,才突然惊觉上身胸前竟已大大敞开。那洁白的上裳挂在手腕,胸前只剩下一层薄薄的肚兜,不由发出一声娇羞的轻吟,却也觉得一股从未有过的欲念正慢慢升高。当她感到被握住时,全身像凉风习过一般,打了一个寒颤,也不自觉的溢出一股浓浓的液体。 看着殷离闭着眼,脸上及颈上的红晕却久久不褪,那殷红的也比刚才要娇艳许多,虽是娇羞万分却并没有阻止自己的放肆。那沉默的放纵让周星星心中不由一荡,抱起她的身子,将她仰放在床上。俯再度吻上那令自己欲罢不能的樱唇,顺着洁白无瑕的颈项,来到那柔软却的。 殷离又是一声轻吟,脸上浮现起一股难过的神色,不由自主的将胸一挺,周星星那手下舌中传来的感觉如电击似的让她全身麻痹。脑中的昏眩与的颤栗,将她心理与生理上的需要,还有那极度的快感表露无遗。喉间开始发出咕咕的声音,身体微微的挣扎、翻转、扭动,双手更不时的揪扯周星星的衣服。 周星星双手紧紧的握着她的,在上面不断的揉捏,大嘴更是隔着那薄薄的抹胸狂热的亲吻着她的,着那正上方的两粒凸起。 衣衫纷飞,二人甜蜜交吻着,周星星慢慢压赴到殷离雪白的上,那巨大的狰狞奋力一挺刺入泥泞的桃园…… 突然,一阵不大不小的脚步声越来越近。 殷素素的脚步声放得很轻,她并不是有意过来,而是今天的事让她心中烦忧,想着和张翠山十多年的感情,今日到了经历考验的时候了,五哥心中依旧只有他师父,完全没有考虑自己的感受。殷素素心中烦闷,见无忌睡了,就想找殷离聊会天,顺道打听一下父亲和哥哥的情况。 正沉浸在欢乐中的殷离,发觉有人走进来时候,一下子羞得粉脸通红,想推开周星星已经来不及了,殷素素转过屏风,来到窗前,“阿离,你睡了吗?姑姑找你说点事。” “啊!你们。”看到正缠绵在一起的两个裸的男女,殷素素一下子惊呆了。 清醒过来的殷离,俏脸一下变得煞白,“姑姑……星哥,都怪你,都让姑姑看到了,还不快起来。” 周星星却没有感到意外和羞燥,殷素素进来的时候他已经听到了,当然这个时候进来之人,除了殷素素绝不会有别人,周星星故意让殷素素看到自己的香艳情景,听到殷离催促自己,就慢悠悠将那雄赳赳气昂昂,坚硬的铁棍一样宝器从殷离身体里面拔出来…… 是那样的和粗长,尽管殷素素已经和张翠山成亲多年,而且还生下了张无忌,但她还是被周星星的宝贝震撼了,“这样大的东西,阿离如何受得了?简直不可思议,比五哥的都快要大了一倍了。”想到这里,殷素素不由的脸颊发烫,想到实际情况,急忙扭过身去,“你们俩真不知羞,还没有拜堂成亲,就先做这个了……还不快穿上衣服。” 分享链接:http://ddd002.com/html/article/index10307.html
上一篇:第44章 极品人妻伴我眠(下)_穿越倚天建后宫 下一篇:第42章 星星爱素素_穿越倚天建后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