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玄幻武侠  »  第70章 翩翩白衫来是谁_穿越倚天建后宫

第70章 翩翩白衫来是谁_穿越倚天建后宫

发布时间:2021-05-02 09:55 : 作者:

第70章 翩翩白衫来是谁 赵敏长枪摆开招架,一柄亮银长枪在她手中如此惊艳,枪头颤震,发出嗤嗤尖啸,连急骤若奔雷的江水也不能掩盖分毫。枪法展开后特有的响声,潮水涨退般起伏着,又像雨打叶上,时大时细。灭绝双眼中的精光暴涨,第一瞬间将周星星抛诸脑后,身躯倏进忽退,每一退都是对方枪影暴涨之时,进则倚天剑电闪雷鸣,发出阵阵狂劲,无孔不入地侵进枪影里。她是成名数十年的峨眉掌门,对方不过一豆蔻年华的小姑娘,无论从声望还是修为上都与自己不在同一个档次上,若是换了任何一个时候,灭绝都会赞赏对方后学之才,但此刻她不想将自己的名望丢弃,便是对方多接一招都是对自己莫大的讽刺。 枪剑相击,发出密集的碰撞之声。到了后来竟是分辨不出来,形成一串长长的啸吟之音。灭绝和赵敏的亮银长枪一连撞了几十下,越到后来越觉心惊,便是手臂也渐觉酸麻,虎口剧痛:倚天剑是用特别的金属制成,其锋利在江湖之上无与伦比,但对方的亮银长枪不知道是用什么制成的,竟然不怕自己的倚天剑。这几下交手,当真是兔起鹘落,迅捷无伦,一刹那之间,灭绝师大连攻了八八六十四下快招,招招是致命的凌厉毒着。赵敏则是毫不退让了还了几十下,竟是丝毫不落下风。 “且住了!”灭绝用剑架住赵敏的亮银长枪,瞧着赵敏冷哼道:“你的枪是什么枪?” 赵敏手中长枪一捻,滴溜溜的转了个身,长枪锵的一声陷入地下半尺,微笑道:“师太也想据为己有吗” 灭绝瞧着赵敏,忽然厉声道:“小丫头,莫非你的长枪是镇海枪神所制造?” 赵敏撇撇嘴笑道:“这不关么你的事。倒是师太你这倚天剑可不是你灭绝之物啊!” 灭绝两道长眉微微一耸,冷哼道:“好丫头,竟然教训起老尼来了,我师兄孤鸿子临死的时候说过,倚天剑虽然锋利,却斩不断镇海枪神的宝枪。看来我师兄的死,一定与你有关系。”挺步上前,倚天剑化着飞芒,哼道:“先宰了你这蒙狗再说。” 赵敏见那一剑来的好不迅速,不及思索,脚步一错,正是天玑星位。当真是攻如天神行法,闪似鬼魅变形,就像雷震电掣,每每在间不容发之间避过拦腰之厄。旁的人瞧的是心惊肉跳,便是灭绝自己瞧了也暗暗喝彩,换着自己未必便能避开自己这几记重手。暗忖自己倚天剑在手竟然奈何不了一名蒙古小辈,这江湖也不用混啦!右手使剑,左手拍出,脚下踏的却是四象步伐,已然使出了峨眉派的绝学四象掌:掌法中带着剑招,乃是圆中有方,阴阳相成,圆于外者为阳,方于中者为阴,圆而动者为天,方而静者为地,天地阴阳,方圆动静,此刻在她手中却是剑招为方,掌法为圆,将方圆数丈远近距离全部都笼罩找她的招势之间,周围一动一静全然于她的掌控之中。一招一式已经凝结了她毕生的功力,实在是峨眉一派武学的巅峰之作。 赵敏避了几招,顿觉周围空气如同凝固了一般,脚下越来越难涩,眼看能避过剑招则避不了掌法,能避了掌法则避不了剑招:这倚天剑是绝对不能挨的,一咬牙,凝神聚集自己全部真力,单掌并推,同时来接她一掌。不料灭绝师太手掌忽低,便像一尾滑溜无比,迅捷无伦的小鱼一般,从他双掌之下穿过,波的一响,拍向她的胸前。 赵敏一惊之下,体内迷蒙的云雾真力如同小水滴般的一滴一滴凝结到一起,身形横越,闪开灭绝的连环掌法,手中霸王枪剧光散去,枪法倏地展开,反映着身后江水的满空碎点,倏地消失。赵敏低头望向比之自己身体还要高出一截的亮银长枪,心中升起强烈的战意,晶莹如玉的枪身映着身后的江水,也如她心中的思绪在一波一波的流淌。 灭绝本顿时变得面色铁青:以自己在武林中的身小辈纠缠如此长的时候,实在是自己平生从未有过,冷哼一声,冷静得若崇山峻谷。剑芒再起,一团强光从灭绝怀里暴起,化作长虹,直击赵敏。既然已经出手,她也不必在讲什么武林规矩,抢先出手,便欲将赵敏置于被动之地。 赵敏和灭绝之前的交手中知道对方的剑法势若奔雷,一旦自己被对方的气势所压,势必要陷入被动挨打的地步,加上自己的真力不足和对方长耗,唯有以战养战,对方快、自己更快才有可能取胜,她的枪法闪电般向剑锋点去,如同枝头傲然盛开的千万梨花,让人分不清眼前出现的是真实还是虚幻之境。 灭绝手中倚天剑和亮银长枪刹那之间发出一阵长鸣,剑芒像流水不可断般突然中断。爆起另一团光点,往四方扩散。同时身法加速,闪入光点里,就若消失在漫边的梨花之中,每一点剑芒闪起,便和一朵梨花相撞,在众人骇然之中,剑芒狂风骤雨般往苏千凝卷去。赵敏战意瞬间胜到最强,她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不能接下灭绝的这一剑,那后来的就不用比试了。枪身捻撞,幻出千万光点,迎上来的剑芒。亮银长枪在她手中绽放了最灿烂的一枪,不论是枪身还是枪尖,都被高速旋转的气旋带动撞向倚天剑的剑身。 灭绝感受得到这一枪的霸道之处,但她性子最是执拗不过,腾地加快倚天剑的真气,刹那之间将真气提到八层,带着嘶叫刺耳的轰鸣之声,枪剑交加的瞬间,灭绝心头一跳,瞧见赵敏嘴角隐约的微笑,忽然心生警觉,想起一件事来:难道这丫头知道倚天剑的秘密?便是要两者相撞? 她见识过赵敏手中亮银长枪的厉害,知道那是和倚天剑相若的神兵利器,倚天剑也未必能胜得了,不然哪里拖得这么长的时候?若是这两柄神兵相撞,后果…情急之中,顾不得真气反扑,急忙硬生生的收回五层真力。 镪!的一声。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,灭绝被赵敏撞出数步之外,便是赵敏也没想到自己拼死一击竟会起到这样的效果:她只知道开始的时候灭绝气势锐不可挡,到了关键时候她发现灭绝的真力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样深厚,当是最后关头收回的缘故。隐约觉得事情不简单,却没有想到个中原因,还以为是灭绝在最后关头大发慈悲。想到这里,赵敏收枪不发,妙目瞧着灭绝,满心的不解。 灭绝退了三步之时已然将赵敏的劲气和自身的反劲消去,虽然没有受伤,面上却是极为难看。 宋远桥不知道灭绝心中的心理变化,更不知道她是为了保全倚天剑才全身而退,宋远桥还当她抵不住赵敏,劝道:“师太,今日我们不与蒙古人纠缠,撤退了。” 灭绝师太点点头,红着脸倒提宝剑,跟随宋远桥等人后退。 赵敏长枪一摆,“追!” 众人退到汉江渡口,却登不了舟,事先安排好的两艘渡船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人两个玄衣老者占领,那两个老者正是玄冥二老,此刻这两家伙一人把着一艘渡船,武当,峨眉,包括周星星等人,任何人都抢不上去,只要一凑上去,就势必被玄冥二老霸道的玄冥神掌逼退。 宋远桥,俞莲舟,张翠山三大高手联手正与鹤笔翁决斗,三对一居然占不了半点便宜,四个人在其中一只船的传都斗得正酣,掌风强劲的其余人只能远远散开。 灭绝师太朝身后看看,赵敏已经带领元兵从山坡上杀过来,“抢另一艘船。” 灭绝自负武功高强,又有倚天剑在手,根本就不把鹿杖客看在眼里,手持倚天剑跃上船头,朝鹿杖客直砍下去。 鹿杖客知道灭绝用的是倚天剑,不过他一点也不畏惧,手中鹿头杖招架的时候,避开倚天剑的剑锋,专门找灭绝倚天剑的剑背,灭绝的剑法虽然超群,但是内力比起玄冥二老,还是差了许多,她一上来凭的是一股子狠劲,因为从来没有和鹿杖客伸过手,故此先前没有把鹿杖客瞧在眼里,一伸手才知道,对方的功力远在自己之上。 灭绝唯恐落下风,手中长剑不住变幻,夹带着逼人的气势鹿杖客劈了过去,兵刃相击,发出耀眼的火花和巨大的声响,发出刺耳轰鸣的金属摩擦撞击声。可是她终究敌不过鹿杖客,一个不留神,被鹿杖客用拐杖搅住倚天剑,灭绝想用倚天剑削断鹿杖客的鹿角,可是鹿杖客凭借着深厚的功力,硬是不给她机会,同时左掌运足气力,对准灭绝胸口直推过去。 灭绝只感到一股森寒的霸道劲力透过来,鹿杖客是要抢她的倚天剑,不能松手,要知道倚天剑乃是峨眉祖师郭襄女侠留下的镇派之宝,要是被敌人从自己手中抢中,还有何颜面再面对峨眉弟子?灭绝横了一条心,明知道鹿杖客的内功高于自己,也要横掌推出,与鹿杖客硬生生对一掌,她的用内功是郭襄根据当年记下的九阳神功秘诀独创的峨眉九阳功,虽然功力比不上鹿杖客深厚,但是双掌相撞之后,虽然身子被鹿杖客从船上击飞出去,却没有受到太多的寒毒伤害。 饶是如此,见到倚天剑被抢,灭绝一口鲜血喷出老远,峨眉诸弟子急忙上前,“师父!” 灭绝脸如死灰,受伤虽然不致命,但是,倚天剑就这样被鹿杖客抢走,简直比要她的命还难受。 周星星见状,心道:“这老贼尼,自命清高,这回傻眼了吧?就该让你受受挫折,免得你今后和星爷作对,话又说回来,这灭绝师太看样子年纪还不算太老,也就四十出头,容貌也美艳无比,就是脾气让人难以接受,日后还需后好好调教。” “鹿老儿,快将倚天剑还回来。”周星星纵身跃上船头,虽然知道自己不是鹿杖客的对手,但是这种关键时刻,是必须挺身而出的,灭绝身边女弟子不少,不能让mm们瞧不起自己。 看到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少年闯上来,鹿杖客正在打量那旷世神兵的倚天剑,对周星星不肖于顾地说:“娃娃,滚一边去。” 周星星见他狂傲,恶狠狠一剑刺上去,心道:“我内力不如你,先不跟你硬拼,跟你斗会剑,看看有没有破绽。” 一口气连续劈出了三剑,一剑更比一剑猛,剑锋争鸣的颤音充斥了无垠的汉江,连汉江流淌的声音也在此刻被掩盖听不见。 岂料,鹿杖客既然用上了手中的倚天剑和周星星对决,他一手倚天剑,一手鹿头杖,又将浑身内力透过倚天剑发射出来,倚天剑在他的寒冰神力之下,那片雪花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,缓缓落在周星星的剑身上,只留下‘喀嚓’的一声轻响,周星星的宝剑已经折断。跟着周星星眼前划过一道闪电,自己头发眉毛被倚天剑夹带的极度寒意冰冻起来,瞬间便笼罩着一曾薄薄的白色冰霜。 “糟糕透了,原来势力这样悬殊。”周星星知道不敌。 他急忙弃了宝剑,身形一拧跃上船舱,手中已经举起一物,鹿杖客正要追上来结果周星星的性命,就听周星星举起一件事物喊道:“鹿老儿,这是四川唐门的唐花怒放,你想跟我同归于尽吗?” 唐念尘在岸上听得一惊,心道:“星弟哪来的唐花怒放?”定睛瞧去,周星星举起的右手,用一块红颜色的布片包裹着,里面看不出是什么东西。 韩雪盈尴尬地说:“那是我的肚兜。” 鹿杖客悠然一愣,他知道四川唐门的暗器不好惹,故此不敢贸然冲上去。周星星趁机从船上跳回岸上,破口骂道:“鹿老儿,依仗人家的神兵利器算是么本事?有本事,你将倚天剑还给灭绝掌门,我再和你单挑。” 这时候,鹤笔客已经抢占了上风,将武当三侠逼退的同时,这家伙身若大鸟,两个起落,居然越过众人头顶,来到了殷素素和张无忌面前。鹤笔翁知道这个少年对赵敏郡主十分重要,故此一把抓了张无忌就走。他的身法太快,殷素素明白过来时,鹤笔翁夹着张无忌已经贴着地面滑出去一丈多远。 殷素素失声喊道:“无忌!” 张翠山见鹤笔翁掠走爱子,岂肯善罢甘休?飞奔到鹤笔翁身后,左手拍出一掌,身随掌起,按到了鹤笔翁后心。鹤笔翁竟不回头,倏地反击一掌。波的一声响,双掌相交,张翠山只觉对方掌力犹如排山倒海相似,一股极阴寒的内力冲将过来,霎时间全身寒冷透骨,身子晃了几下,倒退了三步。鹤笔翁抱着无忌一声阴笑,顺势向前一跃,已纵出两丈余,跃到鹿杖客船上,“师兄,你抢了倚天剑,我抢了张无忌,这回我们俩可是势均力敌,平分秋色了。” 鹿杖客手中举着倚天剑哈哈大笑。“倚天剑,倚天剑!灭绝老尼,峨眉派的武功也不过如此,现在倚天剑在我手里了,有本事你就拿回去啊,呵呵,要是没有本事,就过来,让鹿大仙亲一个,或许还给你,哈哈……” 灭绝气的七窍生烟,就想冲上去拼命,却被宋远桥死死拉住,“师太,使不得。” 赵敏的大军已经从山坡上徐徐推进…… “弓箭手准备!”赵敏一声令下,手下数百弓箭手环形摆开阵势,密密麻麻的狼牙箭对准这十几个人。 周星星,唐念尘,倾城无双,韩雪盈,殷素素,武当三侠,峨嵋诸女,均都神情冷峻,前面有大江和玄冥二老拦路,后面有赵敏的铁甲兵堵截,性命系于千钧一发。 众人握着兵器的手心全是汗水,这中危急时刻,该如何脱离险境? 不知何时,一叶小舟顺着汉江水飘过来,船头站着一个身姿婉约的白衣女子,只是她头上戴着斗笠,斗笠的前面挂着面纱,看不清她的容貌,但是脱俗之中更带有威严仪态,冰雪出尘之姿令人不敢逼视,尤其临江而立舟上,白衣飘飘,更具绝世风采,清逸如仙,貌倾天下。“相思无用,唯别而已,别期若有定,千般煎熬又何如。莫道黯然消魂,何处柳暗花明……” 这个面罩轻纱,风姿卓越的白衣女子念完几句忧伤的曲调之后,身形鬼魅般一晃,居然到了鹿杖客眼前。 鹿杖客尚在惊愕中,就觉得手中一滑,倚天剑已经被她抽走。 自己是何等身份?竟然被一个年轻女子这样轻而易举的抢走自己的宝剑? 鹿杖客老脸一红,左掌往前一探,想抓住倚天剑的末端,同时身子跟着对方一同跃到了空中。想将倚天剑抢回来。 恕不想,那白衣女子,一掌拍过来,竟是排山倒海的力量,尤其她的内功纯阳雄厚无比,正是自己玄冥神掌的克星,对方的内功明显在自己之上,这一掌拍过去,就如同拍在烧红了的玄铁之上,鹿杖客的身子一个倒卷,返回船上,艰难地呼吸了一口,镇压住自手臂侵入的外界内力,心中暗惊:“这世上除了张三丰老道和自己师父百损道人,还能有比我的内功高深之人?” 那白衫女子只一招就抢了鹿杖客的倚天剑,虽然说她出手时存在偷袭的成分,但是一掌震退鹿杖客,却是不争的事实。 白衫女子飘身到了灭绝身边,也不吱声,突然手一扬,手中倚天剑径自朝灭绝刺过去…… 在众人的一片惊呼中,倚天剑已经没入灭绝手中的剑鞘,灭绝双颊通红,刚才她还以为白衫女子要刺自己,刚欲举手阻拦,无形之中就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,将自己正与发出的功化解的一干二净,“你?”灭绝师太简直不敢相信,对方的内功竟会如此的深厚。 就在她百感交集,惊愕慌乱中,发觉对方并没有伤害她的意思,反倒是将夺来的倚天剑归入自己的剑鞘中,正打算言谢,就听白衫女子一声轻叹,“峨眉,自风陵之后,就再也没有悟性极高的弟子,可惜了这把倚天剑,不能驱逐蛮夷啊。” 灭绝师太知道她是在数落自己,不免心中不悦,因为看她年纪不大,至少比自己还要年轻,竟敢藐视峨眉武功,禁不住说:“这位女侠,多谢出手相助,能不能留下姓名,也好日后谢过。” 周星星也在仔细打量这位裙裾翩翩危髻高耸的白衫女子,她虽然面上戴上轻纱,但是却不能掩饰住她容色的明艳,穿着白色的曳地剑裙配以湖绿镶边的水蓝霞帔,蛮腰纤细,酥胸高耸,雪白的肌肤光滑娇嫩找不到任何褶皱,无情的岁月看来在她身上没有留下一丝痕迹。这么强劲的身手,连鹿杖客都不是对手?会是谁?古墓的黄衫姐姐吗? 鹤笔翁见到师兄失手,禁不住恼火道:“哪里来的狂妄之徒?居然在我们兄弟面前撒野?干报上门派来么?” 白衫女子冷冰冰说道:“刚才我听到有人嘲笑峨眉,你们还真以为峨眉派的武功不顶用吗?那我就用峨眉派的武功教训你俩一下。”说话间,身形已经朝着玄冥二老扑上去,半空$.$中发出万钧一掌,这一掌是峨嵋的绝学,叫做“佛光普照”任何掌法剑法总是连绵成套,多则数百招,最少也有三五式,但不论三式或是五式,定然每一式中再藏变化,一式抵得数招乃至十余招。可是这“佛光普照”的掌法便只一招,而且这一招也无其他变化,一招拍出,击向敌人胸口也好,背心也好,肩头也好,面门也好,招式平平淡淡,一成不变,其威力之生,全在于以峨嵋派九阳功作为根基。一掌既出,敌人挡无可挡,避无可避。 分享链接:http://ddd002.com/html/article/index10331.html
上一篇:第71章 惊艳小东邪_穿越倚天建后宫 下一篇:第6章 献身说法_穿越倚天建后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