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玄幻武侠  »  第85章 征服★☆武当七嫂(1)_穿越倚天建后宫

第85章 征服★☆武当七嫂(1)_穿越倚天建后宫

发布时间:2021-05-02 09:55 : 作者:

第85章 征服★☆武当七嫂(1) 今天晚上爆发啦,大家能不能鲜花顶起来? 见到鲜花暴涨,下周一,继续爆发。 没有就低调更新了。 倚天这月要是不能上鲜花榜,俺就将主要精力放到《名门艳旅》上去了。另外,《名门艳旅》今日上架,欢迎大家看看,应该是一本超爽的后宫书。 闻听外面变故,殷素素,楚飞琼,徐怀钰,姜雪岚,纪晓君,林智玲一起奔出来,但见张翠山横死当场,殷素素哭喊一声:“五哥。”顿时原地昏死。 张无忌听到外面声吵,也出产来观看,见父亲死尸横陈,也扑上来哭喊,竟因为一时哭得急,就背过气去。 周星星忍着胸前的剑伤,一直守护在殷素素身边,担心她醒来寻短见。 楚飞琼掐住殷素素的人中,她悠悠醒转,一醒来就放声痛哭。 俞莲舟急忙抱起无忌,知他在悲痛中忍住不哭,是以昏厥,说道:“孩子,你哭罢!”在他胸口推拿了几下,岂知无忌这口气竟转不过来,全身冰冷,鼻孔中气息极是微弱,俞莲舟运力推拿,他始终不醒。众人见他转眼也要死去,无不失色。 张三丰伸手按在他背心“灵台穴”上,一股浑厚的内力隔衣传送过去。以张三丰此时的内功修为,只要不是立时毙命气绝之人,不论受了多重损伤,他内力一到,定当好转,不一会,张无忌也悠悠醒转。 这时候,江湖各门派的人已经全部散去,张三丰命令弟子严守山门,自己带了无忌进密室疗伤。 经过张三丰真气的灌溉,张无忌总算保住了性命,可是张三丰却说:“无忌身体极为虚弱,总不能一辈子靠我输送真气维持生命啊?我已经一百多岁了,还有多少年月可活?无忌的人生却刚刚开始。” 殷素素哭问:“张真人,要怎样才能救无忌?” 张三丰想了想道:“除非我师父觉远大师在世,将全部九阳真经传授给我,我才能帮助无忌清除体内的寒毒。” 殷素素不由失望,觉远大师根本就不可能重活,就连张真人都救不了无忌啊。想到此眼泪哗哗流下来。 张三丰见她哭得伤心,就说:“还有一个办法,天竺国有大成天宝经和九转还魂丹,如果这两样东西给无忌,加上我的功力,也能够帮他清除寒毒。” 殷素素高兴道:“那我马上带着无忌去天竺国讨要。” 张三丰摆摆手:“大成天宝经和九转还魂丹,都是天竺国的镇国之宝,其实你想要就能要来的,再说,前往天竺国,何止万里?没有三个月的时间,恐怕到不了天竺啊,这一路上,无忌的寒毒,每隔三两日就要发作一次,你又如何抱住他的性命?” 殷素素顿时呆愣。 张三丰道:“这样吧,就有老道带无忌去一趟天竺。” 殷素素顿时惊喜,“张真人,你真是菩萨心肠,素素给你磕头了。” 张三丰扶殷素素起来,说:“翠山是我的爱徒,现在他不在了,临终之际,他委托我照看无忌,我要尽到为人师表的义务啊,你们都不要说了,这件事情,我心中主意已定。我带无忌走,也有另一好处,就是无忌知道金毛狮王的下落,他走了,人们也就不惦记武当了。别人送无忌上路,那些眼中只有功名利禄的武林人士,必会在中途作梗,老道我带无忌上路,在路上敢劫我的恐怕不会有几个。” 周星星道:“那是自然,只有昏了头的傻蛋,才会冒犯张真人。” 张三丰点点头,说:“周公子,你的事情,老道也有耳闻,静海港全歼元兵水师,干得漂亮,后生可畏,我大汉又看到希望,希望你能团结所有的汉人,将满意驱逐出我中华大地。” 周星星急忙道:“请张真人放心,我一定尽力而为,誓将鞑子赶回老家。” 武当后山。 张三丰道:“周公子,你虽然悟性极高,但根基不稳,内力不足。短时间内功力难有较大进境。”又很惋惜的叹息了一下,道:“要是你自小就认真修习我武当的正宗内功心法,就不会有这样的情况了。” 周星星虔诚地说道:“张真人,可否指点一二?” 张三丰笑道:“武功确实最忌急于求成,否则极易走火入魔,陷入万劫不复之地。我可以打通你的经脉,再传你一些内力,这样你以后练起武功来便能事倍功半。” 周星星大喜,马上就要给张三丰施礼。 张三丰拦住说:“不必了,老道只希望你能为天下百姓多做一些事情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 说完,张三丰哈哈大笑,一双老掌向他身体伸去…… 张三丰又拿起一把木剑,对周星星说:“我这几年又悟出一套剑法。” 周星星马上想起张三丰传授太极剑给张无忌的情景,连忙凝神观看。 张三丰左手持剑,右手捏个剑法,双手成环,缓缓抬起,这起手式一展,跟着三环套月、大魁星、燕子抄水、左拦扫、右拦扫……一招招的演将下来,使到五十三式“指南针”,双手同时画圆,复成第五十四式“持剑归原”。张无忌不记招式,只是细看他剑招中“神在剑先、绵绵不绝”之意。张三丰一路剑法使完,问道:“周公子,你看清楚了没有?” 周星星道:“看清楚了。” 张三丰道:“都记得了没有?” 周星星道:“已忘记了一半。” 张三丰道:“好,那也难为了你。你自己去想想罢。” 周星星低头默想。过了一会,张三丰问道:“现下怎样了?” 周星星道:“已忘记了一大半。” 张三丰微笑道:“好,我再使一遍。”提剑出招,演将起来。练完之后张三丰画剑成圈,问道:“周公子,怎样啦?” 周星星道:“师父,弟子已经全忘记了。” 张三丰喜道:“不错,你已深得这套剑法之妙,果然是武学奇才啊。” 张三丰一高兴,又将太极拳的精妙讲了一些给周星星,周星星在心中认真记牢。 第二日,张三丰带着张无忌启程,武当六侠和武当七嫂还有周星星送别武当山下,大家与恩师挥泪告别, 张三丰带张无忌远赴天竺国求经,宋远桥将俞莲舟,张松溪,殷梨亭,莫声谷召集一起,说:“如今师父离开武当,整个武当就要靠我们兄弟几个支撑了,现在五弟不在人世了,三弟又卧病在床,万一再有强敌强敌来犯,我们兄弟五人能抵挡多少?依我看必须加紧时间,熟练我们的真武七截阵,只有将这套阵法完全贯通,我们才能真正地立于不败之地。” 几位兄弟全都赞成,和武当七嫂一商量,宋远桥决定兄弟五人从即日起,开始闭关,修炼真武七截阵。 宋远桥对楚飞琼说:“夫人,我们兄弟几个商议好了,必须将这套阵法演练熟悉,才能确保在师父未回武当之前,武当的平安,所以啊,这次闭关,可能时间会很长,武当的一切事物,就交由你和青书二婶来打理。除非有强敌来犯,你们再去密室找我们。” 楚飞琼当即应下,并让宋远桥放心。 宋远桥又对殷梨亭刚过门的娇妻纪晓君说:“六弟妹,你三哥的伤势,麻烦你多费心,以前他每隔三个多月,就要用一次纪夫人亲手配置的梨花白玉膏,方能促进他骨骼的再生,我们已经坚持了这么多年了。以前都是六弟陪你回纪家庄拿药,现在六弟跟我闭关,就让你大嫂陪你去,路上千万小心。自从最近这次事件之后,群雄虽然退走,但是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,应该还在暗中密切注视着我们,你们千万当心……” 纪晓君点头说:“大哥,我记下了,你只管放心吧。” 宋远桥,俞莲舟,张松溪,殷梨亭,莫声谷五个人闭关?可把周星星了的半死,这几个老家伙,守着美貌娇妻不好好享受,非要闭门不出,研究那真武七截阵,嘿嘿,看来我要代替你们慰藉一下寂寞的嫂嫂们了,要不然,这些嫂嫂如何受得了空闺的寂寞? 这天晚上,晚饭之后。 张四侠家中。 周星星望着张紫函那美丽的容颜,心中不由一颤,她那清澈如水的眸子中流露温柔,让人怜惜。将身子向侧面挪了挪,张紫函将娇躯靠在周星星怀中。周星星闭上眼睛,将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到鼻尖,轻轻的嗅着从她身上散发出的幽香。很淡,也很雅,就和水仙花一样。 周星星开始抚摸她美妙的玉体,轻纱罗衣下那白净的肌肤,像晶莹洁白的羊脂白玉凝集而成。杨柳枝条一样柔软的胳膊,纤细如绢束一样的柳腰,修长匀称的玉腿,无一不给人一种冰清玉洁的爽心悦目。 见她满脸娇羞的低着头,害羞的神情,周星星心中不由涌起一股恶作剧的念头,握着她的手轻轻的动了两下,轻轻的抚弄着她那似暖玉般的小手。果然经周星星一挑逗,她更是不堪,粉红的俏脸似要滴出水来,身子也隐隐有些微微的颤抖。 “紫函妹妹,今天你是怎么了?那天不是很疯狂的吗?” 张紫函瞪了周星星一眼,娇声说:“我娘就在隔壁嘛,你不要这样挑逗我好不好,不然人家又要忍不住了。” 周星星恍然大悟,原来不是张紫函害羞,而是害怕被母亲听到,嘿嘿!我就是要她听到,最好还是让她看到,看看我如何征服她的宝贝女儿。 见到她如此可爱的模样,周星星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冲动,一把将她搂在怀中,大手在她全身上下四处摸索起来。 张紫函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,微微的扭动着娇躯,小手也按在周星星胸前,惊惶失措的抬起头,小脸上尽是不安。 却没料到周星星趁她抬头的瞬间,重重的吻上了她的嘴唇。 一想到就在自己的家中。那瞬间,张紫函只觉脑中像是“轰”的一声炸开了一样,变得一片空白。 周星星突然的偷袭让她既惊又羞,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。 周星星只觉得怀中的佳人,全身柔若无骨,虽然隔着衣裳仍然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肌肤的柔嫩与热度,尤其是紧顶着周星星胸膛的那两团丰肉,仿佛具有无限的弹力。 周星星贪婪的吮吸着她的嘴唇,舌头也跟着深入唇内,扫顶着她的光洁的牙齿,最后撬开牙门,把舌头伸到她的嘴里,仔细的品尝着这朵天山雪莲。 周星星突然的轻薄,让她变得完全不知所措,就那样呆呆的躺在周星星怀中,任由摆布。那热情的拥吻,让她逐渐有些意乱情迷,那在她全身上下摸索的大手,所经之处都带起一股滚烫的灼热。 朦胧中她只觉自己的身体在软化,在膨胀,好像整个灵魂都脱离了身体,在空中飘荡。忽然似乎有一个硬物顶在她的腿间,不时的轻轻磨蹭。前日刚刚经历过男欢女爱,自然明白那是何物,心中不由又羞又急,但身体却不听她使唤的产生一股热潮。 张紫函的味道很香、很甜,肌肤也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光滑无瑕,让周星星爱不释手。从粉背、纤腰到隆臀,抚摸了一遍又一遍,兴趣却丝毫未减。 离开她的樱唇,移向她的脸颊、耳根、粉颈。而她也由最初的不知所措变得沉醉期间,虽然不曾采取主动,但对周星星的轻薄却是不再抗拒。周星星一手揉捏着她浑圆的香臀,另一手却轻轻的拉开她腰带上的活结,将她的衣襟向两侧分开,露出粉白的抹胸。一双玉乳插翅高耸,似要弹出那胸围的束缚,顶上那粉红色的两粒凸起的痕迹分外明显。 周星星大手在她的丰乳根部轻柔的划着,转着乳峰慢慢登上峰顶,紧紧握住那一手都握不下的乳峰用力揉弄。 周星星解衣的动作,轻柔得让沉醉在亲吻和抚摸中的无瑕毫无所觉,直到感到胸前有手指划动,才突然惊觉上身胸前竟已大大敞开。那洁白的上裳挂在手腕,胸前只剩下一层薄薄的抹胸,不由发出一声娇羞的轻吟,却也觉得一股从未有过的欲念正慢慢升高。当她感到乳峰被握住时,全身像凉风习过一般,打了一个寒颤,下体也不自觉的溢出一股浓浓的液体。 看着她闭着眼,脸上及颈上的红晕却久久不褪,那殷红的双唇也比刚才要娇艳许多,虽是娇羞万分却并没有阻止自己的放肆。那沉默的放纵让周星星心中不由一荡,抱起她的身子,将她仰放在旁边的软椅上。俯下身再度吻上那令自己欲罢不能的樱唇,顺着洁白无瑕的颈项,来到那柔软却坚挺的胸脯。 张紫函又是一声轻吟,脸上浮现起一股难过的神色,不由自主的将胸一挺,周星星那手下舌中传来的感觉如电击似的让她全身麻痹。脑中的昏眩与肌肤的颤栗,将她心理与生理上的需要,还有那极度的快感表露无遗。喉间开始发出咕咕的声音,身体微微的挣扎、翻转、扭动,双手更不时的揪扯周星星的衣服。 周星星双手紧紧的握着她的双峰,在上面不断的揉捏,大嘴更是隔着那薄薄的抹胸狂热的亲吻着她的乳房,挑逗着那正上方的两粒凸起。突然,一阵不大不小的说笑声越来越近。 那悦耳的声音虽然很平常,但听在周星星和张紫函耳中却是晨暮鼓钟,不由惊出一身冷汗。 那两个声音的主人正是母亲姜雪岚和二伯母于中凤。 在门被推开的那一瞬间,张紫函心里猛地的一跳,她甚至不敢看自己的娘亲和二伯母,她仿佛觉得自己刚才的所有一切都尽被她们看在眼底。 对张紫函胀得通红的脸庞和躲躲闪闪的眼神,姜雪岚并没有太过在意,因为她已经知道了女儿和周星星的事,既然青书看不上女儿,将女儿将给周星星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,于中凤正跟他说这件事呢,只是姜雪岚觉得,俞飞鸿也要嫁给周星星今后会不会导致她们姐妹争宠吃醋? 两个成熟端庄、雍荣华贵的美妇人看看周星星和张紫函抱成一团的样子,脸上都有些发烧。 姜雪岚微微笑了一下,转身回自己房间去了,于中凤却对周星星说:“星星,你可要好好对待紫函啊。”她的盈盈浅笑及那白色长裙将她成熟的女人风韵展现无余,看着她裙下那模糊的玉腿痕迹,以及纤纤柳腰下将裙子绷得直直的饱满臀肉,周星星小腹不由涌起一股灼热的暖流。心中不由想起那天在楚飞琼房间,她那令自己销魂荡魄的滋味,竟有些抑制不住那欲望的迸发,恨不得马上抱着她,竭尽能事的享受她的身体。 本章严重删节! 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 中国新传说·摆不脱的话费 张国龙是县老干部局的一名干部,他儿子是县党校的一名老师,最近,县里要招录副科级干部,考试的试卷就是他儿子牵头出的。因为这次考试非常重要,他儿子和其他出题的老师都被“关”了起来,于是,那些找不到他儿子的熟人、朋友就回过头来找张国龙,用迂回战术,希望弄到题目。 张国龙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,知道这些熟人的用意,他怕啊,让他找儿子,说出题目,那可是泄露国家机密,所以啊,他躲在亲戚新买的房子里,闭门不出。那些熟人找不到张国龙,就打他的手机,张国龙为难了:接吧,怕说漏嘴,不行;不接吧,得罪人,也不行,唉,怎么办呢? 张国龙的老婆叫大翠,她见张国龙盯着“嘟嘟”响的手机没辙,立刻呵斥起来:“一点小问题就把你难住了?”张国龙嘴巴硬,反击老婆:“就你能!他们要打,我有什么法子……不过,这倒是怪了,按说,我是他爹,可你是他妈啊,他们为什么光打我的手机、不打你的?” 大翠瞪了张国龙一眼,说:“一、我没有那么多的狐朋狗友;二、我的手机卡是新卡,号码外人不知道;三、最主要的是—我的手机该缴费了,可我故意不给手机缴费,这样,我的手机便停机了。”大翠鼻子里“哼”了一声,又去电脑前,在键盘上敲击了一番,然后跑到张国龙身边,说:“从现在起,我给你的手机安装个紧箍咒,你不用关机,你的手机不会再响了。”大翠说完,要去上班,交代张国龙:如果有事情找她,就打她的小灵通。 大翠走了,张国龙瞪着两个眼珠子瞅着,等着手机响,可他整整等了一下午,一个电话也没打进来,一直到晚上,手机都没响,张国龙总算可以睡个安稳觉了。明天下午五点,考试就结束了,张国龙只要再熬一天就解放了。 第二天,大翠去上班前,笑嘻嘻地说:“等考试一结束,我就把你手机上的紧箍咒解除,你的手机就又会响了。”张国龙待在家里,整整一天,手机都没响。到了下午考试结束的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,张国龙一看,是一个铁哥们来的电话,他赶紧接听,铁哥们在电话里破口大骂:“混蛋!早不欠费晚不欠费,关键时候掉链子了?” 张国龙赶紧赔不是,问怎么了,铁哥们说自己的侄儿参加这次招录考试,想通过张国龙问一下题目,可打他的手机,却被告知欠费停机了,为了联系上张国龙,就给他的手机缴了2oo元话费,再打,还是停机,一直打,一直停,直到考试结束了才打通。 听了铁哥们的话,张国龙犯糊涂了,他说自己的手机里有1oo元话费,怎么会停机呢?铁哥们叫他查一下自己的手机话费,张国龙一查,这才真叫“不查不知道,一查吓一跳”,他的手机里竟然有168oo元话费! 张国龙意识到问题出在老婆那里,便打大翠的小灵通,问那“紧箍咒”是什么玩意儿,大翠得意地说:“叫你学习新科技你不学,哼!那紧箍咒就是‘强制呼叫转移’,是服务商最新推出的服务项目,说简单点,就是把你的来电都转移到我的手机上,你的手机就不响了,不过,这两天,因为我的手机欠费停机,所以,谁打你的电话,都会听到服务小姐说手机欠费停机了,刚才到了五点,我把你的手机紧箍咒解除了,嘻嘻嘻嘻……” 分享链接:http://ddd002.com/html/article/index10347.html
上一篇:第86章 征服★☆武当七嫂(2)_穿越倚天建后宫 下一篇:第84章 云烟散去_穿越倚天建后宫